欢迎来到老马说收藏网,了解更专业的文玩知识! 手机老马说收藏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玩知识 > 古铜器 > 正文

战国时期错金银铜辕首鉴赏

古铜器|2020-04-20 19:22:19|来源:网络|编辑:老马说收藏

摘要:错金银铜辕首,战国时期,长22.5厘米、最高处8.3厘米、中部最宽处12.2厘米,河南淮阳马鞍冢楚墓陪葬车马坑出土。

战国时期错金银铜辕首鉴赏

金银铜辕首,战国时期文物,长22.5厘米、最高处8.3厘米、中部最宽处12.2厘米,河南淮阳马鞍冢楚墓陪葬车马坑出土。《说文解字》中有:“辕,輈也”。辕指的是车衡与车厢之间的长木,据其前端曲直之别,又有曲辕、直辕之称。一般为单辕,位于马车中间,也有的是双辕,位于车前两侧。“辕,輈也”是一个笼统的称谓,小车上的称輈,大车上的称为辕。辕首是装饰在车辕前端的饰件。这件铜辕首出土于马鞍冢南冢的陪葬车马坑中,出土时套在七号战车的车辕前端,是隶属于七号马车的车马器部件。该辕首前额、后颈根部的长方形穿孔,就是用来将辕首固定在木质车辕上。

根据文献的记载,古代驾车常见的是四马并驾,所以有“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说法。中间两匹称为“服马”,两边的称为“骖马”,因其位于服马的左右两侧,所以分别称作“左骖”跟“右骖”。单辕是在两匹服马的中间,驾马数为两匹、四匹、六匹不等。双辕车则多用一匹服马,服马在双辕中间,其外左右各骖马一匹。从七号车出有四副铜马衔以及八件骨镳[biāo]来看,七号车为四马驾车,从其车厢不封闭,车盖便于收束等特征来看,七号车还是一辆战车。车战是战国以前主要的作战方式,适用于平缓开阔战场的阵地推进。因而战车被用于衡量一个国家军事实力的标准,军事强国通常有“革车千乘”“千乘之国”的称谓。

这件辕首的面部、颈部多处错银卷云纹,鼻、耳部错金,工艺纤细秀丽,线条流畅,给人以动感,展示了战国时期嵌错工艺的精湛。错金银工艺是嵌错工艺的一种,嵌错工艺有错金、错银、错金银与错红铜以及嵌错石等。首先铸造铜器时在器物表面预留出纹样沟槽,然后在沟槽内嵌入片状或长条形的质地稍软的金属,如金、银、红铜等,捶打使之与器物贴合,称之为嵌。之后,进行打磨,使之与器表齐平,且显光滑,称之为错。嵌错后形成青铜与金、银或红铜交相辉映的效果,富丽堂皇。这种工艺始于春秋晚期,战国至秦汉时期尤为盛行。

上面是“战国时期错金银铜辕首鉴赏”的全面内容,想了解更多关于 古铜器 资讯,请继续关注老马说收藏。

    汉代双圈铭文铜镜鉴赏

    五千多年前,汉字在东方以象征文明的曙光悄然出现。它们在万物之间被创造出来,在岩石、甲骨、青铜、竹简、纸帛上被记录下来,在以后的各个朝代以或朴厚典雅,或飞扬婉转,或森严宏大,或肆意狂放的书写线条,完成了每个时代美学最集中的表现而生生不息。

    汉代开始,铭文作为铜镜装饰的主题或重要组成部分,开创了中国铜镜铸制汉字书法艺术的先河。充满艺术美感的汉字书法艺术体在铜镜中琳琅满目,蔚为大观。在西汉铜镜铭文书体中,雄强浑厚、遒美凝重、匀圆对称、庄重典雅的“篆隶”书体在镜铭中可谓浓墨重彩,以流行于西汉中晚期的重圈铭文镜最为典型。

    圈带铭文镜是西汉铭文镜中的一个主要门类。此类镜以一圈或二圈环状铭文带作为铜镜的主体装饰纹样,其用“篆隶”书体铸制的汉字铭文美丽如画,极为壮观。本文以两面双圈铭文镜为例,感悟其书法艺术的魅力与震撼。

    汉代“黑漆古”双圈铭文铜镜

    图1 汉代“黑漆古”双圈铭文铜镜

    汉代“黑漆古”双圈铭文铜镜(图1):圆形,圆钮,十二并蒂连珠纹钮座。钮座外两周弦纹高圈将纹饰分成内外两区,均饰铭文。内区铭文为“日光”铭:“见日之光,长勿相忘”,共8字,每字间都有一圆圈涡纹符号相隔 。外区铭文夹在两圈放射状短线纹间,为“昭明”铭:“内清质以昭明,光象夫辉是日月,心忽而愿扬忠,然雍塞而不泄”,共25字。其中,较常见的“光辉象夫日月”一句,“辉”字挪位,并多了一个“是”字。下句“心忽扬而愿忠”,“扬”字挪位。 素平缘,直径15厘米。#p#副标题#e#

    汉代“水银沁”双圈铭文铜镜

    图2 汉代“水银沁”双圈铭文铜镜

    汉代“水银沁”双圈铭文铜镜(图2):圆形,圆钮,十二并蒂连珠纹钮座。钮座外两周弦纹高圈将纹饰分成内外两区,均饰铭文,内区铭文为 “日光”铭:“见日之光,长勿忘相”,共8字,每字间也都有一圆圈涡纹符号相隔。其中“长勿相忘”一句后两字错位成“忘相”。外区铭文带在两条内外放射状斜线圈带纹中间,为“昭明”铭:“内清质以昭明,光辉象夫日月,心忽(扬)而愿忠,然雍塞而不泄”,只第三句缺一“扬”字,共23字。开头字和结尾字间有一圆圈涡纹符号相隔。素平缘,直径13厘米。

    这两面铜镜均为汉代流行的“日光”“昭明”铭文铜镜,内容经典,语句基本完整,字体俊雅清晰、圆润饱满。整体纹饰古雅庄重,品相完美。

    根据锈迹分析,其出土坑口的地域应是不同的。图1这面铜镜是中国江南出土的,通体呈色“黑漆古”;图2这面铜镜则出土于中国北方的齐地,镜体呈色“水银沁”,并遍布红斑绿锈,但两镜铭文书写则全都采用秀丽骏爽、飘逸洒脱的“篆隶”书体。

    “篆隶”是一种篆隶相参,半篆半隶的过渡字体,是汉代铜镜铭文中独创的一种美术书体。其特点是在篆体的结构中蕴藏隶书笔法,隶书笔画中又含有篆意。“篆隶”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具有典范体式的并能流传于后世的成熟书体,而是汉字由篆向隶演变的过渡形态。广义上属于早期录书或草篆的范畴。

    纵观汉代铜镜上的铭文,“篆隶”书体可分为两类,一类为圆转篆隶体。圆转篆隶体形体屈曲圆转,篆意较浓,字体造型取竖长结构,点画较纤细,笔画压力强弱变化较小。多见省连笔画,属于篆隶体的早期阶段。主要流行在武帝和昭帝时期的日光、昭明连弧镜,重圈镜。另一类为方正篆隶体。方正篆隶体形体平直方正。比圆转篆隶体出现时间要晚。

    这两面铜镜铭文是典型的圆转篆隶体。从上面我们可以看到,它一方面表现出了汉代文字半篆半隶的共性,另一方面又体现了形体多样,一字多形的个性。这些圆转半篆半隶形态,把汉字由篆到隶动态演变的特点从微观视角上都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

    就象形之美韵而言,小篆不及大篆,隶书又不及小篆。汉代铜镜作为追求美韵的艺术品,其铭文在篆书隶书之间,创造出了这种圆转篆隶体,而且笔法纯熟,艺术吸引力极强,在铜镜铭文中显示出了其显赫的气势和独特的韵味。

    欣赏着这两面古迹斑斑的铜镜,它已照不见古人的美丽容颜了,但那些铭文汉字的“篆隶”艺术风韵,却在深深地吸引着我们,令我们回味无穷,唏嘘动容。

    版权所有 (c) 2014-2021 老马说收藏 www.laomashuo.com 投诉建议邮箱:laomashuo@qq.com

    回到顶部
    上一篇:西周早期青铜酒器父乙角鉴赏
    下一篇:唐代高士博弈故事镜鉴赏